湖工大校园社区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论坛广告合作QQ:552-779
查看: 1607|回复: 0

[原创] 冰淇淋王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1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草木 于 2014-11-21 14:46 编辑

写在前面:
       很难想象,在阔别校园7年后,再次用“草木”这个ID在这里发帖。偶然的机会里,回到论坛,让我依稀回忆起当年包夜和朋友们彼此刷帖的情景……或许同届的老友们已经没什么人还在论坛了吧?或许我和我们那个年代的爱情已经过时了吧?也不知道旧2栋宿舍楼还在不在,也不知道新2栋教学楼还有多少人在自习……这一篇小故事,完成于2011年,也就是毕业4年后的一天,也是因为十分想念校园。多了不说了,本人只是愿意写写而已,水平有限,见谅!祝学弟学妹们心想事成,学业进步!
**********************************************************************************************

       那一天,空中飘有细致的雪花,天气不冷,绝非惹人讨厌。因此,当他突然站到我的面前时,那一刻我并未感到丝毫意外。还能够记得,当时他身着深蓝色条纹西服套装,浅绿色衬衫扣子系到第二颗,空着脖颈,雪花轻轻地落在他铮亮的黑色皮鞋上,然后融化,如同飞蛾扑火般地殒命。老实讲,我不爱那种藏身于落花中的剑刃似的若有还无的锋利,太危险,没有安全感。
       他在我的面前站定,跟我说,“对不起,很冒昧,我能占用你几分钟的时间么?”他见我眨眨眼睛,不置可否地等待着下文,他便接着说“首先我想先请你相信,我绝不是坏人……”他说着,拿出了身份证和本校的学生证。而我站在原地,按捺不住地浅笑了起来,低头看着地上的薄雪,那雪仿佛是落在窗子上,把那雪拂去,就能眺望到另一个世界。他见我笑了,便收起手中的证件,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每天路过这里,我总见你早上这个时间去前边的二号教学楼。我只想有幸每天送你过去。”他见我依然沉默不语,便赌咒似地说“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加理会,默默地微笑着走开,走向他所说的二号教学楼,身后只留下一串淡淡的脚印。至始至终,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他不依不饶,跳上车子,启动引擎,用近似爬行的速度,跟在我的后面,直到教学楼。我自顾自地去找我的教室,我的座位,静静地自习。他则待在自己的车子里,带着可以想象的怅然的表情离去。我把他想象成眼前的一朵浮云,飘然而去。自此以后,他每天如此,爬行的速度,若即若离的尾随,那是藏身于落花中的刀锋,危险!他不再是一朵浮云,我无法再若无其事,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室友们开始打趣;走在路上,会有陌生人对我指指点点……我厌恶人们炙热的目光,那样的注视会将我融化,整个儿地融化掉!在教室里,我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看见他开着那辆二手却毫不显旧的黑色桑塔纳小汽车,我毫不犹豫地狠狠地诅咒他,然后便胜利了似的心里暗笑。我想不通:既然是学生,为什么他要在校园里开什么车子?而且是无法惹人喜爱的,普通到可以隐身于环境的那种车子。其实,那个时候的我,虽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却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的,我应该明白的,每个女孩子都明白的,他“没有别的意思”。
       时间悄然流逝,屈指算算,已经过去116天。我依然每天上课、自习,他依然每天早上的那个时间守在我的宿舍区大门口,然后安静地开着他并不惹人喜爱的小汽车,如仆从般跟随。这一天早上,乌云遮天蔽日,雨是那么大,风是那么强。我撑着我心爱的紫罗兰色的雨伞,勉强移步。忽然一阵大风,把伞从我手中轻易地夺走——我爱那伞!雨水立即浸湿了我的衣衫,我站在雨中,怀抱着上课用的书本,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前面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隔着宿舍区偌大铁门的栏杆的,正是那辆并不惹人喜爱的黑色小汽车。他在幸灾乐祸?我需要维护我的倔强。我不做声,将书本在胸前抱得死死的,从车子旁边走过,雨水斜掠过我的脸颊,疼。黑色车子跟了上来,车门打开,一只大手有力而温暖地把我拉进车子。我想跳出车子,却看见他平和的表情,还有左手只剩一半的干面包,嘴里卖力地咀嚼着。于是,我觉得,或许是他那给人以锋利的感觉已经入鞘了。他见我在副驾驶位置坐好,又伸手过来,将车门关上,接着顺势扔给我一包纸巾,然后开车,一句话也没有。我想他是在报复我。
       第二天,风和日丽,天色蔚蓝,心情大好!门口处,照例遇到他。他摇下车窗,和我打招呼,我停下脚步,对他泯然一笑,然后走开。我能够猜到,背后的他,应该会有些许失望吧。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心存感念就可以解决的。何况,昨天我坐上了他的车子,这既是对他的感激,同时也是对他的回报。这样说话或许显得刻薄,可难道任何人任何事都值得我去看得很重么?黑色的车子随后跟了上来,和我并行,车窗没有关上,我没想到的是,从车子里面居然钻出了我的那把心爱的紫罗兰色的雨伞!它该是昨天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才对啊!我那心爱的完好无损的紫罗兰色的雨伞!我在胸口紧紧地抱着它,然后向车子内轻声说了句“谢谢”。
       至此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都再没下过雨。天气日渐转暖,以至炎热。每天,我都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假装和他“邂逅”。他多么希望我能习惯性地钻进他的车子啊,我知道的。但是,我一直都只固执地在外面走,怀抱我的课本,而他则开着车子,以我的速度和我并行。我们已经开始聊天。我查看他的身份证学生证,知道他比我刚好大40天,是计算机系的学生,他跟我说现在的计算机专业太热,没前途,自己凑了些钱在做生意,他跟我说,他也有爱好来着,音乐、电影、游戏,现在却丝毫没有时间了,把那些都统统放弃了,他跟我说他的家在遥远的南方城市,那里有我没吃过的好吃的,有我没玩过的好玩的,有我没看过的美丽的风景,有我不知道的他的童年……他跟我说了好多好多事情,我却告诉他专心开车,然后泯然一笑。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干净的夜晚,清风宜人,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的植物的微甜的味道,我却丝毫没有品味的兴致。那一夜,我与男友分手了。男友大我一岁,大专毕业后在工厂里上班。和他的爱情,像是用两根小木棍搅拌的糖稀,黏黏的,拉开,小木棍部分的糖稀太多,味道太过甜腻,而被拉开的木棍间的糖稀如蚕丝般纤细,吃在嘴里也味道最好。我们的问题出在了力道上,过大的距离让甜甜的糖稀断了线。他有他的工作,我有我的学业,他说他想用他微薄的工资养活我,我说我想学好外语然后出国,他说我毕业后就要和他结婚生子,我说我想享受自由的二人生活。这样的口舌之争持续了很久,今天终于有了结果。“我们分手吧。”他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我们谁都不愿意说出口。人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会血肉相连,砍断了谁都是自己流血。最后,他说,“那句话还是由你来说吧”。我固执地只是一味地哭着,什么都不肯说。他冲着我吼,电话中,他的声音震耳欲聋,却颤抖着也流出眼泪来,他吼说,“还是你甩了我吧,我求你!”倚着身边的路灯,我蹲坐下来,我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他对我吼,我也对着电话大声大声地哭泣。昏黄的路灯光投射在我的身上,在地上映出弱小的影子……关上电话时,校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在路上走动了。我哭得累了,便倚着路灯任性地放空。再没什么能够管我了,我再不是谁的谁了。讨厌的黑色汽车这时缓缓地从不远处黑漆的树影下开出,停在我的面前,他走下车子,手里是一个草莓味道的甜筒。他也蹲下身,然后把甜筒递给我。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夺下那甜筒,重重地摔在地上。他愣了一下,然后我便投进他的怀里,放肆地再次大哭不止,扯着他的衬衫,摇着他的臂膀,不断地神经质地哭着问他“为什么”……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任由我宣泄着自己的委屈。那一夜,我和他在他的车子里过了一夜。我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枕着他的肩膀,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我终于安睡了下来,他却彻夜未曾合眼。
       接下来的一周,我都是躲在寝室里,不肯见任何人。小小的床,小小的蚊帐,小小的毛巾被,就是我的世界。没有眼泪,不再有悲伤。我的生命一片空白,生活的一切需要从零开始,我却找不到我的起点。我想打个电话,问问男友我该怎么办,可他已经是我的“前男友”了……在这一周里,我的活动仅仅是躺着,翻身,或者坐起来,再倒下去,睡觉。困了,却睡不着;饿了,却吃不下。身体发出的信号和脑子里的情绪总是唱反调!抓狂。
       一天,室友偶然和我说起,那辆并不惹人喜爱的黑色小汽车最近一直停在宿舍区的门外。于是我便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想吃冰淇淋。结果11分半的时间后,冰淇淋送到了宿舍楼下。有汽车确实比较方便。我趿着拖鞋,简单地理了理头发,披了件外衣就下楼来见他。他右手捧着一盒香草味道的冰淇淋,我告诉他,“我最讨厌香草味道的冰淇淋了,我要的是草莓味道的!”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就已经转身上楼去了。10分钟后,草莓味道的冰淇淋送到楼下,我再次下楼来,然后问他,“上次你拿给我的是这种盒子装的冰淇淋球么?我要的是甜筒,甜筒明白么?”我盯视着他的眼睛,虽然声音不大,我也确实没有力气大声说话了,但语气绝对坚定。此时天空渐渐落下夜幕,昏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不说话,默默转身离去,15分钟后将草莓味道的甜筒送到了我的宿舍楼下。于是我第三次下楼,接过他手上的甜筒,当着他的面把甜筒丢在地上,然后转身回寝室,不去管他愕然地呆立在原地不动,不去管他在暮色的映衬下露出多么忧伤而落寞的表情。
       第二天,他的车子依然停在宿舍附近,我便还是那个时间,让他去买冰淇淋,然后当着他的面,毫不留情地将冰淇淋丢掉。如此四天。第五天的时候,又是一场大雨。时过傍晚,更是雷雨交加,冷风刺骨。这一次,我没有打电话,他却又在同一时间将冰淇淋送到了楼下。再懒得理他,又气他的固执倔强。阴雨的原因,窗外漆黑一片,已经几乎看不到外面世界的样子了。忽然天空一闪,接着雷声轰鸣开来。借着那道闪电,我约略地向窗外瞟了一眼。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他居然还在雨里,没有雨伞,没有雨衣,车子停在宿舍区的大门外,他的手上只有一只融化得形状全无的甜筒……这个傻瓜!我翻身下床,带上我最心爱的紫罗兰色的雨伞,冲出寝室,冲进雨里。我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我缓步走向他,他站在原地没有动。站在他面前,我问他,“你这是干嘛?”他把右手伸出来,说,“你的甜筒。”看着那个被雨水浸湿得不成样子的甜筒,我一把把它夺下来,摔在地上,然后双手抓住他早已湿透了的冷冰冰的西装的前襟,用力地摇晃着他的身躯,冲他吼着:“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从手中脱落的雨伞如凋零的花瓣般飘落在地上,热泪从我的眼中夺眶而出,我再次失去力气,跌倒在他怀里。而他,却顾及残留在手上的黏黏的冰淇淋,张着手臂,不知所措。冷静下来的我,重新站在他的面前,手掌擦掉眼角的泪痕,破涕为笑,说:“明天早上我有课,你来接我吧?”
       他的车子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我却不知道是自己闯入了他的世界,还是他闯入了我的世界。每一天,都有那么五分钟,我抬步走上他的车子,然后安静的坐在里面,再然后车子开到二号教学楼,最后我飘然离开。我等着他跟我说点儿什么,我已经准备好了,他这样的“得逞”了,总应该说点儿什么的吧?然而没有,一句话也没有。我终于被他打败,开口问他,“你不想说点儿什么?”他说“想”。我说,“那就开始吧。”他说,“太多了,不知道从哪句开始。”好俗气的对白!我说,“那你慢慢想,我先下车了。”他说,“那,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我说,“不是告诉过你?我是学英语的啊!”他接着问我,“学英语干嘛?”我告诉他说,“出国,去日本。”他讶异地看着我,“没有搞错?学英语,然后去日本?”我点点头,“对呀!日本人的英语好差啊,我学好了去教他们!”他看看我,摇摇头,无奈地笑了起来。
       每一天,都会用更长的时间去二号教学楼,那辆黑色的小汽车每天都用更慢的速度爬行,甚至不如我走着去更快。每一天,我都可以在车子里吃到他为我准备好的早餐,一块可口的面包和一袋牛奶,有的时候还有茶叶蛋。每一天,他都静静地听我跟他说我的事情,前一天我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想说什么的时候,我都打断他。于是,他总是笑,笑啊笑的,我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每一天,我们都只在早上见面,除此之外,我们最多也只是发发短信而已。闲下来的时候,我偶尔会想,我们这个样子算什么呢?我又想起他的那句“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越发觉得可笑。他或许可笑,或者我更可笑。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已经渐渐习惯在睡前打开手机的电话簿,找到的他的名字,像刚刚学习识字一般将他的名字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地看一遍,才觉得安心,然后给他发送一天当中的最后一条信息:“晚安!”再关机睡觉。
       当然,我还记得,那依然是一个初冬的早晨。我坐上他的车子,告诉他,“今天你带我逃课好么?”虽然已经认识这么久,他有时还是难以理解我突如其来的异想天开。他问我,“那,你想去哪儿?”我说,“随便,反正不想待在学校里。”车子开进一个小小的对外开放的公园,然后停了下来。公园里面几乎没有人。四周都是落光了叶子,只剩枝干的大树。这时,一小片漂亮的雪花落在了车子的前窗上,融化。再看看周围,天空中开始飘起了淡淡的小雪,落在车子上,落在灰黑色的树木上,落在地上,薄薄的一层,如薄纱轻裹,煞是迷人。我从包包里拿出了准备已久的大红色长长的毛线围巾,围在他空荡荡的脖颈上,然后继续依偎在他身上,不去看他的脸,说,“喜欢么?我亲手织的。”我听见一个“喜欢”的答复后,告诉他,我只用了83天就织完了!开始的时候很慢,后来越来越快,我很聪明的。只觉得他搂着我,很紧。我问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他说不知道。我告诉他,“去年的今天,一个傻瓜站在我的面前,问我可以每天送我去自习么。”他那样用力地抱着我,似乎更紧了些。我将上半身转向他,微微仰起头,手指在他的下唇上轻轻地弹钢琴,调皮地问他,“你那么爱我,我可以也爱你吗?”他终于哭了出来,地动山摇地哭了出来,紧紧紧紧地抱着我,他的额头抵在我的脖颈上,泪水沿着我的锁骨静悄悄地流下,灼热的温度烫伤泪水流经的皮肤。我也用手,将他的头揽在身前,他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任性地哭着。是啊,小孩子。他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偎在我的怀中的时候,他就是个小孩子。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毕竟是太自负了,其实,我或许从不曾真正的懂过他。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正式的开始了恋爱,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我们结束了彼此相伴而行的人生旅程。那一天之后,我再没见过他,他再没露过一面。我给他打电话,想对他说我要吃冰淇淋,但是对方号码已经是空号了。那样的决绝,像是一场美丽的梦,消失在梦醒之后。那一天之后,我再没有眼泪,只是坐着发呆。“到哪里去了呢?”我每天早上都傻傻地坐在宿舍大门对面马路的路边石上,我在找,我在等,那辆并不惹人喜欢的黑色桑塔纳小汽车,我爱它的爬行,我爱它的温暖,我爱它的贴心,我爱它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我爱它的坚持,我爱它的司机!可是它为什么就不再出现了呢?我爱你,我爱你啊!我爱你了,你为什么就不出现了呢?你到底再哪儿啊?
       收到他的E-mail是在一个静寂的夜里。从他消失之后,我就特别喜欢一个人在很深很深的夜里,听很悲伤很悲伤的情歌。偶然的,打开邮箱的时候,我发现了来自他的邮件。看着那封信,我的眼泪就无可抑制地淌了出来,我捂住自己的嘴,拼命想忍住抽泣,但是,没有用的,没有用的,这个夜晚,注定无眠……
       “对不起,我的公主!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你该知道,我这样做,实在情非得已。但是,现在的我必须这样做。这是我的宿命,这是我们的宿命。
       “对不起,我的公主!现在的我,已经语无伦次,脑子里很乱很乱。我理了几天的思绪,才为你写下这么几个字。对不起,请你原谅我那么无可救药地爱上你。那时候的你,和现在一样,每天每天去自习,同样的时间,同样落寞而枯槁的表情,同样的小孩子似的步伐……我多么怜爱你的样子啊!那还是在两年前,室友拉着我去晨跑。起初我根本不喜欢什么运动,每天浑浑噩噩地睡得很晚,早上根本起不来。可他硬是拉我陪他出来心血来潮的晨跑,料他也不会坚持几天,于是索性勉强答应下来。结果第一天的时候就遇到了你,发现了你,于背景之外,显得格外醒目,没有人工做作的修饰,没有趾高气昂的傲气,没有张牙舞爪,没有俗不可耐,身边没有众星捧月般的女伴,你就是你,一个人,纯粹而自然,乍看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却由内而外地散发出你独特的气质,耐得住回味。起初,老实说,我没把你放在心里,只当做街边一道寻常的喜爱的风景而已。第一天遇到了,第二天遇到了,第三天遇到了……这样的遇见,这样的晨跑,都一点点的让我再难以割舍,我甚至每时每刻都在期待这一天中那匆匆的邂逅。我病态般的心里记着哪天你穿了什么颜色什么样子的衣服,记着你哪天都梳着怎样的头发,记着每天早上的这段路上,你都会去哪里……我渴望知道你的一切!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没有资格去爱上你,你是公主,却非我的。我想,翻来覆去地和自己争辩,虽然我不是王子,作你的将军,总还是可以的吧?——公主可以没有将军,将军却一定要守护着他的公主!接近你,又不想你被人嘲笑,我却是那么的一无是处,我该如何是好?对不起,我曾经想,就这么算了吧。我真的没有办法拥有你,我从自己的身上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出色的地方,能够引起你的注意,你该住在奢华的宫殿里,你该坐在豪华的轿车里,你该属于衣食无忧自由自在的生活中,这些我统统给不了你,可是我又真的真的难以割舍你。朋友都已经忘记晨跑的事情了,我却还在每天早上的那个时间跑出来见见你,远远地看你一眼,那么满足!我该怎么办?
       “几经周折,我总算筹到了一笔小额贷款,在学校不远处开了一家小小的餐厅,简陋,但总归是个门面,挤出了些钱,又买了辆二手车。还未真正意义的踏上社会,毫无经营经验,就贷了这么多的钱,心中的压力自不用说,可是我却是那样的兴奋,我满心想着的是:你再也不用步行去自习了。多好,多好……
       “之后的,我跟你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但你或许不知道,我那所谓的餐厅其实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办法维系,事端重重,令我捉襟见肘,无论怎么解决也解决不完那些烦人的问题,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餐厅上,学业的事情又被耽误了……就在两边双双亮起红灯的时候,你却说,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对不起,一直以来,我在你面前总是压抑着自己身后的事情,我那么喜欢你的微笑,我希望你看见我的也能都是笑容,那一天,我却在你的面前哭了出来,很不争气地哭了出来,不加掩饰地哭了出来。你告诉我,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时候,我却极小声极小声地告诉自己,“我们再不能在一起了”,那一刻,你能体会我内心的痛楚么?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却没办法再爱你了……对不起,写到这里,请原谅我再哭出来一次吧!
       “现在的日子,睡着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在哪里,却不知道你在哪里;醒来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哪里,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再给不了你什么了,然而我还在想着能给你些什么。如果你已经忘记了我,那么我也不会难过,毕竟,将军不能没有公主,但没有将军,公主还是公主。
       “对不起,我能给你的,到此为止了。我的公主,你将是我一生最美丽的回忆……”

       毕业一年后,我结婚了。白色的长长的婚车行驶在路上,很漂亮,很招摇,很喜欢。我就是要和世人宣告,我结婚了,我很幸福!车子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忽然觉得停在路口的一辆普通得几乎要隐身于环境的黑色桑塔纳小汽车特别眼熟。我转过头来,将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轻轻地贴在丈夫的脸颊上,告诉他:“我想吃冰淇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我的湖工

GMT++8, 2020-1-22 01: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