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工大校园社区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论坛广告合作QQ:552-779
查看: 3410|回复: 8

讲个湖工的老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4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麦克尔-唐僧 于 2011-10-14 17:41 编辑

  我是03级电信的师兄。现在我的身份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偶尔会在网上讲一点故事。我讲的都是一些古怪的故事。但我不喜欢称他们是鬼故事。

  鬼故事吓不到人。

  也许屏幕前的你也很会讲故事。你可以轻易地把气氛渲染的很精彩;把情节打造的天衣无缝;可怖的人物你也是信手拈来……但你一定还是会有这种经验:总有一两个人会说,你的故事一点儿都不吓人。

  你在网上发你的故事,有人回帖说这有什么恐怖的;

  你和一堆朋友盘坐在茶几上点起蜡烛讲故事,有人悻悻地说这有什么恐怖的;

  久而久之,这些挫败的经验好像一粒永远无法抠掉的灰尘——这粒灰尘似乎在向你的天赋和技巧昭示着一个真理:总有你吓不倒的人。无论你做到多完美。

  但是,真的有吓不倒的人吗?

  我觉得没有。因为谁都有害怕的时候。

  这话说来可能显得有些狗血,但是——每个人都有弱点。

  真的,这才是真理。

  你的恐惧好像你的影子,有时你看得见它,而更多的时候,它藏在你的背后,贴着你。

  每个人都有影子。告诉我这个真理的人是艾某某。

  顺便说一句,即便你是成天和恐怖的灵感打交道也是一样。不要以为你的免疫力有多强,我告诉你,你也有弱点。

  好,废话少说,我说个故事你听:

  还在湖工读书的时候,我们草莓园四栋211、210两个寝室经常和一栋生物工程系的女生寝室搞联谊。

  四个寝室一共16个人。

  出于某种心理,偶尔几个男生会讲讲鬼故事,你也知道学生物的女生在心智上是非常坚强的,但是个别男生爱讲,女生们也就愁眉苦脸、惊叫连连地听着。

  这种情况下,我总是一边安静地听,一边观察——这非常有趣:有的女生是真的被吓到了,她们脸色发白,眼睛眨也不眨,嘴唇微微打开,全身心地投入到情节的泥沼中。可以看得出,她们的呼吸会随着故事的进展,时而急促,时而停滞。这是少部分女生,大多数女生都不怕的,她们耐心地等着最惊魂的信号,一但那几个最可怕的字眼从讲故事的人口里吐出,她们就从容地调整声带频率,完成一声声地尖叫。

  每当这时,真怕的女生就会更怕,讲故事的男生就会很得意。对那个年纪的男孩来说,把一个女孩吓得尖叫能带来不小的刺激。

  不过,即使是那些不怕的女生,也不敢独自去卫生间上厕所。她们总要成群结队地去。

  她们终究还是怕的,只不过对她们来说,那些故事不够新鲜,已经有其他的男生或女生给她讲过了。所以讲故事的时候她不会害怕,然而一旦落单,她背后的影子就会慢慢绕到她们面前,穿过瞳孔冷冷地逼视她柔弱的灵魂。

  某一天联谊,我因此笑他们。有个女生不服气,她跟我说,艾某某胆子很大。

  因为艾某某敢一个人去上厕所。

  我转头去看艾某某,她正和另一个女生小声地说这话,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艾某某是荆门人,留着刘海,圆脸,白净,腰部往下匀称、精致,穿着也不像文科女生那么招摇。这样的女生,看起来也许不打眼,但是看久了会上瘾。

  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艾某某。

  胆大的女生一般分成两种,一种开朗阳光,活力四射;另一种成熟冷静,极度理性。在大学里你碰到的大多是前一种,而艾某某属于后者。

  我的意思是,她看起来成熟冷静,极度理智,却并不孤僻,只是有一种天生的神秘气息,让人萌生距离感,让人对她敬而远之。

  我这个人,天生喜欢逾越距离感。但对艾某某,我发现自己也许是上瘾了。

  所以我全力去接近她。

  终于,有一天我收到艾某某的短信:好闷。艾某某说。我知道机不可失:我陪你走走。我说。艾某某的下一条短信迟迟不回,我想象她坐在床头发短信的样子,白皙的手指停留在手机键盘上,好像有点犹豫。

  行,我在我们楼下等你。艾某某的短信终于来了。我跳下床,洗了个口,直奔一栋。

  我看到艾某某站在她们楼下车棚里,她穿着一件半袖粉色夹克,里面搭着黑色的t恤,衬得她锁骨直到脖颈的白皙。牛仔裤托显着她匀称的腿型。她很快看到了我,这时天空飘起了小雨,我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一路小跑了过去。

  走吧。我说。

  恩。艾某某说。

  我撑起艾某某的伞,两个人走进细雨中。这时我脑海里浮出一个词来:默契。

  我们都没有问去哪儿。

  我们没有为伞而尴尬。

  我们就这么走进雨中。

  默契。

  这里说句题外话,我本意并非是想讲述一个爱情故事,只是尽量想还原当时的心情。

  好,我们接着讲。当时我心跳得很快。我一度觉得,和其他任何一个女生同撑一把伞都不可能让我心动了,除了艾某某。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她很安静,下巴的高度刚刚到我肩膀——有人说这是情侣最适合的高度,因为拥抱的时候女孩的头刚好可以枕在男孩的肩上。

  我不可抑制地想象艾某某枕在我肩上的情景,开始希望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现在想来,当时这个想法是何其地让人毛骨悚然!

  笑什么?艾某某抬头道,打断了我的想象。我避开她的目光。

  没什么。我答道。

  连我的眼睛都不敢看?你的胆子不是很大么。艾某某带着笑意说道。

  我也笑了,她一定是个聪明的女生。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我胆子大不大。

  因为一起听鬼故事的时候,只有你不怕。艾某某说。

  你不是也不怕么。我说。

  不,那不一定。艾某某说,如果是你讲的话,我说不准会怕。

  这么笃定我能?我笑道。

  最会讲故事的人往往讲得少。他们的故事都是自己的,不是听来的,不是抄来的。艾某某说。

  没人愿意拿自己的噩梦开玩笑,我说,而且大家都说会编故事的男人不可靠。

  这次艾某某没说话,她只是笑。我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恬静的笑容背后的深意。

  真正的恐惧都是针对性的,我接着说道,就好像为每个人特制的圈套,这个圈套打上了标记,只为目标而定做,其他人跨进去能安然无恙地跨出来,而目标本人一旦跨入,等着他的只有万劫不复。说完,我忽然觉得“万劫不复”这个词可能用得重了点儿。

  艾某某停下步子,饶有兴趣地抬起头来,她的瞳仁如同黑夜般美丽又神秘。这次我没有避开她的视线。

  你喜欢我。艾某某说。

  是的。我说,你有没有交往对象?我问。

  艾某某哧哧地笑着,就像细雨中的一朵梨花,她摇了摇头。

  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能让我“万劫不复”,我们就交往。

  我狂喜,心想,你已经万劫不复了。

  好,说定了。我说。

  继续雨中漫步,我大着胆子牵起艾某某的手,艾某某没有挣扎。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我竟然没有察觉艾某某那柔软可爱的小手是那么的冰凉!

  那晚我早早地上了床,跟艾某某短信晚安之后,我就睁眼躺在床上。我尽可能地不去想白天牵手的细节,而是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怎么才能让她万劫不复。我是行动派,我知道艾某某万劫不复之后我可以随时牵她,搂她,抱她……恩,总体来说我是有自信的,我知道我一定能想到一个绝妙的故事,虽然当时我还没想到哪怕一个开头。我甚至考虑不要讲得太恐怖了,我怕把她吓坏了,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弱小,我想好了,如果那个故事吓着她了,我会搂着惊恐的她,告诉她,这都是我想出来的,都是假的,一点儿也不可怕,这是一个甜蜜的陷阱,一点儿也不可怕。

  我甚至连甜言蜜语都想好了。当时的我就是这么自信。

  我太愚蠢了。但是有一点是对的,那确实是一个陷阱。

  我想,白天艾某某表现的转折发生在我高谈阔论的那一段之后,那么我那段话就是关键。艾某某一定是非常赞同我的观点……或者说,深有体会……如果是这样,那艾某某也一定是一个讲鬼故事的高手。

  她身经百战,战无不胜,我们寝室的男生说的故事在她看来就是笑话。

  窗外吹来阵风,我哆嗦一下,拉上被子。我意识到我在打一场硬仗。

  艾某某几乎是百毒不侵,但是,我还有机会,握有打开她恐惧的钥匙。而且,也只有我有机会。

  我要为她量身定制一个圈套,由我编制的,只属于艾某某的圈套。

  艾某某将钻进这个圈套,她将万劫不复。

  然后我及时出现,英雄救美。

  在漆黑的夜里,我几乎快要笑出声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4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5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6 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夜没睡,做了详细的计划。首先,我几乎可以肯定艾某某听到的恐怖故事不少,说不定她也会在网上讲故事。其次,艾某某是同意我的见解的,也就是说她也有弱点,“万劫不复”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基于这两点,我要做的就是尽量的去了解她,特别是她听过的、讲过的鬼故事。她的弱点就隐藏那些故事的背后。那个弱点就是我要找的东西,我将围绕它、放大它、渲染它、强化它。当艾某某看到它时,它将从内向外地瓦解艾某某的理性围墙,像一只毛烘烘的怪手把她扯入深渊。最终完成我交给它的任务。

  肯定不能直接去问她:你看过哪些故事?讲过哪些故事?甚至这方面的话题都要谨慎。直接打探是没有技术含量的。而我又不能每天在女生寝室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要是她对床女生的墙上贴的那张阿牛海报就好了,那样我每天都可以微笑着监视着她的后背……

  你有这么想过吗?海报里那双眼睛注视着你的背后,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不知在酝酿着什么。当然,如果你是那张海报就不用害怕了。

  除非,你监视的那个背影转过头来,冷冷地和你对视……那是谁的脸?!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啪啪拍拍了几下脸,我重新整顿思路。想要了解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件有难度的事情,何况是在背后?这是甜蜜和幸福来临之前的考验。我喜欢这种挑战。

  一个计划开始的时候潜在的变数是最多的,但我喜欢简单有效的方法。很快我敲定了第一个步骤。



  我需要一个人帮忙。



  仔细考虑之后,我觉得这一步是可行的。虽然女生之间一般包不住什么秘密,但是艾某某这个人很特别,我前边说了,她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距离感。这一点即使是女生之间也一样。



  你可能会发现,女生们一起出门的时候都喜欢挽着手,不管她们之间熟不熟,也不管她们是否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我见过最离谱的一次,班级活动,明明是情敌的两个女生手挽着手,有说有笑。



  但是艾某某极少和人挽着手走。至少我没见过。当然,这样的推断不是百分百可靠的,即使能找到一个我认为合适的女生作为内鬼也难保她不会背地里跟艾某某通上气。



  不过,这种几率非常小。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况且,一定程度上的冒险本身也颇具魅力。



  很快我想到了一个人,她叫高欣媛,是艾某某同侧床的女生。每当寝室联谊的时候,高欣媛都是那些不害怕的女生之一。她虽然不敢独自去上厕所,但是极富冒险精神,每次有人要讲新的鬼故事,她都嗷嗷叫好;吃饭点菜的时候,她喜欢点从没点过的菜;她喜欢上冷门的选修课……她是一只充满好奇的猫。



  另外,高欣媛是插到她们寝室的。她是国贸专业的,并非跟艾某某她们一样是生物工程专业。这就意味着高欣媛可以在艾某某不在寝室的时候留在寝室,使用艾某某的电脑。



  这很关键。你也许会想,那为什么不找可以和艾某某一起上课下课吃饭活动的同伴女生呢?这个问题我也有想过,这当然是第一时间考虑的。但是其他女生没有高欣媛这么合适,有些事情关键在人。另外,我私下和艾某某同寝的其他女生聊过。在她们一起回到寝室之后,很少能有机会用艾某某的电脑,因为她总是自己坐在旁边很长时间。即使能在这时去用艾某某的电脑,也难免会引起怀疑。



  就是高欣媛了。



  我挑了一天请高欣媛到群光广场吃冰欺凌,每周的这天生物工程都是全天有课。我对高欣媛合盘托出一切,包括“万劫不复”的约定和我的计划。高欣媛先是大吃一惊,然后舔了舔嘴角的冰欺凌,眼珠转来转去地考虑了一会儿。



  你还真是良苦用心啊,她终于开口道。



  我说是啊,你放心,隐私的事情我都不会打探,我只想知道她讲的或听的那些鬼怪故事,仅此而已。



  ……我不是这个意思,高欣媛道,我当然不会把女生的隐私告诉你了,只是……你不觉得这样追求女生也太奇怪了么?



  她的大眼睛看得我发毛,但我已经陷进去了,我是个守约的人,我要光明正大地牵上艾某某的手。



  我要光明正大地牵上艾某某的手,我说,用我们的方式。你就当它是个游戏。凑成一桩亲,功德无量。况且以后你要对谁有意思,我也可以帮你暗中牵线搭桥呀。



  高欣媛笑了,你放心,她说,我的事情没你们这么复杂。



  好,点到为止。之后我们开始转向轻松的话题。



  中午,我把高欣媛送到一栋楼下,高欣媛叉着腰站在楼梯口。



  我还是觉得理由不充足,像做贼一样。高欣媛道。



  就是做贼啊,光明正大的贼,以爱的名义!我笑着说。高欣媛对窥探艾某某的隐私这件事一定比我更感兴趣,这是女生的天性,高欣媛阳光、艾某某安静,高欣媛一定也对艾某某很好奇。她只需要一个理由。现在我给了她这个理由。



  高欣媛又笑了,笑的很阳光,等我消息,留下四个字,她上楼去了。



  我看着她上楼的背影,吁出一口气。忽然,我回忆起那张海报的遭遇,心中一寒,掏出手机给高欣媛发了一条短信,我说:



  大概看看她都上什么网页就好了,具体的我自己去网页上找。



  高欣媛没有回信。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我又想起背对海报的身影。



  我在那楼下站了一会儿,高欣媛仍然没回信。



  一定是我想多了。竖起领子,我埋头沿着车棚返回四栋。



  突然一只手拍了我一下。我猛地回头,艾某某抱着书站在我背后。她静静地看着我。



  霎那间,我脑子里本能地闪出一个念头:她离我太近了,就像一个影子贴在人的背后。



  艾某某笑了。我松了口气。



  等等,她脸上浮现的好像并不是打招呼的微笑!



  这个笑容想传达的信息好像是:



  我知道你在干些什么……



  我们两就立在那儿,一秒钟,短短的一秒让我感觉无比漫长,我怀疑这一秒让我露了马脚。但是,这都仅限于我的猜想。



  这里说句题外话,是人都会心虚。我深深地知道这个道理。我的许多个故事里,人们必都须克服这个弱点,这样才能若无其事地完成他们最歹毒的计划。



  我的角色们做的往往都很完美,但是那一次,艾某某的笑容让我第一次体会到,克服心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我的计划还并不是什么歹毒的诡计。



  那么,艾某某她看见我送高欣媛回寝室了么?她会不会猜到我的计划?或者她会误会我。无论哪种可能都不是什么好事。



  老师拖堂了。我刚回,是不是吓到你了?艾某某说。



  可吓坏了,我笑道,怎么拖这么久,还没吃中饭吧?



  我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暗暗惊奇,艾某某这句话仿佛在回答我的担心一般。刚回就意味着什么都没发现。



  没吃。你吃了么?



  我也没吃,一起去?



  走吧。



  一路上,艾某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儿。我们一句没谈关于“万劫不复”的话题,这让我觉得有些不正常。她至少该问问我的故事构思得怎么样了……除非……她真的什么都知道!



  我极力克制自己的胡思乱想,我告诉自己是因为通宵未眠的关系。



  人的理性思维在夜晚会变弱,如果不睡觉,这种感觉就会被带到白天。特别是我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放在太阳下会使他们看起来更怪异。



  我们在中区食堂找了两个位置,大家都差不多吃完了,人很少。艾某某占了位置,我去打了饭菜。



  你刚才脸都白了,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艾某某边拆餐具边说道。



  能有什么亏心事,还不是为了你的故事。我微微笑着,这才仔细看了艾某某的打扮,她把刘海梳起来,露出额头,围了一条紫色的围巾,衬着她脸蛋淡淡地红,可爱极了。



  我的警惕一瞬间就放松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喜欢猎奇的女生罢了,一个可爱的、单纯的大二女生。



  故事不着急,慢慢想。艾某某说。



  不,我急,我怕有人比我先想到。我看着艾某某的眼睛说。



  艾某某脸一红,低下头去吃饭。我说过她是一个聪明的女生。过了一会儿,她低低地说道:



  不会,没有别人能想到。



  我一时心跳不已,按耐住激动,我说:是的,只能是我。



  其实当时我就应当意识到,她说的话就像是一个诅咒,而我被迷昏了头脑,乖乖地在那份契约上按上了手印。



  她说没有别人能想到。



  我竟然说对,只能是我!



  好吧,还是让我们回到中区食堂,故事继续。



  艾某某笑了笑,看着我的饭菜。



  你喜欢吃腌菜?



  是啊,小时候大人忙,我常常一个人在家,习惯吃腌菜了。我答道。



  怪不得胆子这么大,从小一个人在家,怕也怕麻木了吧。



  恩。我点点头,心想,聪明的女生都会适时地转换话题,避免谈话双方的尴尬,这是一种礼节。



  艾某某停下筷子看我,突然说,你觉不觉的今天的腌菜很切得很细?



  我一看,是啊,切得真的好细,比饭粒大不了多少。这让我敏感的神经触动了一下。我等着她下边的话。



  算了,吃吧。艾某某低下头去,夹起一小口饭菜送进口里嚼起来,嚼得脆骨咔咔地。



  没事儿,你说。你是不是有个腌菜的故事?我笑道。



  艾某某抬起头来看我,正确的直觉就是默契,女生往往会很看重这一点。



  那我说啦。艾某某吞下那口饭菜。



  你不介意我边吃边听吧。我说。



  只要你还吃得下。艾某某吃吃地笑道。







  艾某某的第一个故事《腌菜》



  老陈是个程序员,他今年虚岁49,再过一个月就50了。



  他是个底层的程序员,上头交代他写的代码,他都中规中矩地写完。以他几十年编码的经验,代码写的写的滴水不漏,但是这也是他的缺点,他代码里的创意太少了。可以说他炒了几十年的陈饭。



  现在年轻又有想法的程序员拿锹一铲一大堆,所以老陈的薪水并不高,保险、公积金扣下来,老陈一个月能拿到手上的也就五千来块钱。老陈买不起房子,他们一家人租住在一条喧闹的环线边。扣除房租、水电,寄回两家老人养老的钱、小孩在外边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等等等等,一个月能攒下地的只有一千来块。



  老陈背负着巨大的压力,生活成本实在是太高了。所以他抽烟,他抽了快三十年的烟了。老陈已经记不得他第一根烟是什么时候抽的了。



  老陈的妻子非常反感他抽烟,所以每当老陈在家里想抽烟的时候,他都要躲到外边去抽。老婆的理由也很正当,明明只能省下那么千把块钱,老陈还要抽走两百多块。简直是拿钱打水漂。



  妻子没少为这个事和老陈吵架。



  这天一早,妻子又为抽烟的事和老陈吵。两人不欢而散,老陈闷闷地出门上班,临门口,身后的妻子嘶嚎一句:



  得肺癌没人管你!



  老陈心里一阵堵,抽烟的人,最忌讳就是听到肺癌这两个字。



  急急地出门到了楼下,老陈回头看了一眼阳台,发现妻子站在阳台上,冷冷地看着他。



  那眼神怪怪的。老陈一缩脖子,夹紧包上班去了。



  枯燥的一天过去了,老陈回到家,妻子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家里小,客厅就是饭厅,昏暗的日光灯管下,两人对坐。妻子先开口了:



  我也是着急,家里这状况,你也知道。你工作辛苦,我一个闲人不该说那些话。



  老陈心里一热,他想到妻子当年跟他南下,那时她还是水灵的女人,跟着他一个窝囊的男人,这委屈一受就是几十年。他是老实人,不懂说些温情的话,就要往妻子的碗里夹菜。



  他低头一看,两个菜竟然都是腌菜!



  腌菜炒香干、腌菜炒鸡蛋……



  老陈呆住了。妻子忙道:今天你妹妹来了个电话,外甥娶媳妇,我给寄了五百块。家里没什么钱了。



  老陈点点头,夹了一筷子放在妻子碗里,又夹了一筷子,和着饭吃了下去。



  那腌菜有点怪,切得好细。



  几乎跟饭粒差不多。



  老陈也没想多。默默地吃完了。



  一连几天,老陈家都是吃的腌菜,细细的腌菜。老陈慢慢觉得腌菜的味道不太对,但是他没想多。



  这天半夜,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老陈咳嗽的厉害。这是抽烟者特有的咳嗽方式,他觉得自己的肺一阵阵的抽紧,好像被一只黑灰色的枯手不紧不慢地扯着、抠着。



  他想起床找点止咳药吃,一翻身,他发现妻子不在身边。



  应该是上厕所去了吧。他没想多,翻出药来,吃完又躺回床上。



  许久,不见妻子回来。老陈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看看钟,已经是早上四点多,由于冬天的原因,加上还下着雨,窗外依然很黑。



  老陈下床披上衣服,房子就那么点儿小,他看到厨房那边的灯亮着。



  他走出卧室,绕到厨房。



  厨房里,妻子穿的整整齐齐,系着围裙忙碌着。



  老陈心里一阵发毛。



  凌晨四点,一个人穿的整整齐齐,背对着你,那情景,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你熟悉的人。



  这么晚,干什么呢?



  老陈颤颤地问道。



  妻子回头看了老陈一眼。那眼神,和那天在阳台上的眼神一样。



  妻子又回过头去,默不作声地背对老陈,停了一会儿,老陈实在是熬不住了,他又问了一遍:



  干什么呢?



  做饭。



  这么晚了做什么饭?老陈慢慢走过去,当他看到妻子手上忙着的事,他一下子靠在门上。



  妻子面前放着一包打开的红梅烟,有些烟已经被撕开,碎烟丝散了一堆。



  妻子不时麻利地抓一些碎烟叶子放入碗里,然后搅拌。



  那碗里是细细的腌菜和碎烟叶子的混合物!



  老陈像石头一样,他想挪动他的腿,可是动不了,妻子那怪怪的眼神告诉他,不动比动安全。



  终于,妻子拌好那碗东西,将它倒在一个盘子里。



  她转过头来,手上端着那个盘子。



  这几天的腌菜好不好吃?妻子的声音轻飘飘的,好像是从老陈背后传来。



  老陈木木地摇摇头。



  腌菜好不好吃?妻子声调忽然提高了一点。把那个盘子逼近老陈。



  老陈摇头!



  好不好吃?!妻子像怪枭一般嚎了一声,那不是人的声音。



  老陈快崩溃了,那盘子伸到他的脸前了。老陈闻到那股熟悉的怪味。



  他跪了下来,双手抱头,他双眼一翻,开始痛苦地干呕,他一边呕一边咳嗽,涕泪齐流,心肝肺都快要被他咳出来,呕出来!



  妻子冷冷地看着老陈。



  看来的确是不好吃。妻子嘻嘻地笑了一声。



  加点调料就好吃了。妻子又嘻嘻地笑了一声。



  妻子把老陈的烟缸拿过来,抠出里面已经结成泥的烟灰,浇上酱油醋涂在“腌菜”上。



  现在好吃了,加了调料。妻子说着,拿出一只小勺。



  你不是喜欢抽烟吗?你不是喜欢得肺癌吗?这样不是更快吗?这样不是更好吃吗?你看,多香啊,你一口,我一口,你一口,我一口……来,张嘴,我来喂你。



  老陈抬起酱紫色的脸,看着妻子将满满一勺的的“腌菜”伸到他嘴边……



  老陈惊叫一声,从床上坐,急促地咳了一阵。他看看身边,妻子好好的睡在旁边。



  他感到自己的背后全汗湿了,冰凉凉地贴在身后。



  再也不抽烟了,老陈想着,又急急地咳了几声。妻子被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



  你怎么了。妻子问道。



  没什么,做了个梦。



  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睡吧。



  我去帮你拿点药。妻子说道,一面掀开被子。



  一瞬间,老陈整个人僵住了。他看到妻子从床上下来,穿的整整齐齐地,腰间系着围裙……



  妻子转回卧房,嘻嘻地笑了一声,她手里端着的,正是“腌菜”。



  吃吧,吃了就好了。



  妻子说道。



  吃吧,你一口,我一口,你一口,我一口……来,张嘴,我来喂你……



  艾某某的故事讲完了。



  她看了看我碗里的饭菜,又吃吃地笑了。



  说好了,吃不下可不能怪我。艾某某说。



  我点点头,胃里一阵翻滚。我想我的脸色一定不好看。正琢磨说点什么,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是短信。也许是高欣媛发来的。



  我去上个厕所,你等我。我说道。震动基本是无声的,隔着衣服,艾某某应该听不见。



  艾某某笑着点点头,低头继续吃她的饭。她应该没有发现,如果发现我背着她看短信,一定会引起她的怀疑。



  我躲进厕所,掏出手机来看。果然是高欣媛,信息很简短:



  电脑有密码,另外有个访客账号,进去以后什么都没有。



  我看完就删了这条短信。静静的回味艾某某那个小故事。我想起自己的话。



  这个故事是讲给抽烟的人听的,它为他们量身定制的。但是这和艾某某本人没有关系。不过,它也证明了我的推论是正确的,艾某某是个会讲故事的人。



  所以她不怕听鬼故事,她敢一个人去上厕所,她自己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关于厕所的那几个鬼故事说不准就是她编的。



  我对她其他的故事越来越感兴趣了。



  但首先,我必须知道她电脑的账号密码……



  我把手机揣进兜里,用冷水洗了个脸,艾某某还在外面等着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9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继续,继续,别太监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7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有故事看!!!
占楼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7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没看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9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讲得真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8 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你真是03电信?你真住4栋?你是210还是211?   你知不知道我是212的   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我的湖工

GMT++8, 2020-1-24 15: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